小区里的各家各户的灯光,已经亮了起来。
    哪怕现在路灯没有开,小区里的路也被照亮,就连草坪里的一丝白霜,都被照得透亮。
    不知道哪家已经开始做年夜饭,饭菜的香味弥漫出来,小区里看着就比平日里更要鲜活几分。
    陈骄和郑青山乘着电梯回家,在电梯里遇上了一对祖孙。
    大概是因为眼熟,小朋友仰着脑袋对她与郑青山说了句:“叔叔阿姨,新年快乐。”
    陈骄和郑青山都笑起来,从塑料袋里拿了好些水果出来给了小朋友。
    陈骄揉了揉孩子的脑袋,温柔道:“新年快乐,快快长高。”
    孩子奶奶笑盈盈,也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在外面买的平安符。
    用红色的福袋捆着,里面塞了香料。
    到了楼层,陈骄?婲与那对祖孙道别。
    回了家,陈骄与郑青山就开始在厨房里忙活起来。
    她清洗食材,郑青山开始做饭。
    冬日的晚上,总暗的很早。
    六点过一点,陵城的天空就完全暗淡了下来。
    只是灯火,比平时热闹上了许多,远远的还能听到音乐震耳的声音。
    陈爸陈妈存了来帮忙的心思,这个时候就来了,手上还提了一些零食与水果,和陈骄他们买的,都齐齐堆放在茶几上。
    看着也够吃好一阵子了。
    陈妈说:“过年嘛,东西多一点正好,说明来年富足。”
    陈骄没了事情做,吃了一颗清洗出来的草莓说:“郑青山也是这样说的。”
    家里面也就郑青山与陈妈会做饭,陈妈进了厨房之后,两个人一起行动倒是快了起来。
    陈骄与陈爸随时候命,等着打下手。
    没一会儿,家里也有了浓郁的饭菜香,陈骄也饿了。
    郑妈妈来的也不迟,她带了许多东西来,自个儿实在是带不上来,陈骄下去帮忙提的。
    除了一些吃的之外,她还给陈爸陈妈都带了礼物,郑妈妈给陈骄带了一只金手镯,又送了一个大大的红包。
    陈骄有些不好意思收,连陈爸陈妈都说“这么大的孩子了还收什么红包”。
    “再大那也是孩子啊。”郑妈妈说,“也算是过年给家里增添些喜气。”
    陈骄这才收了下来。
    到了八点钟,一家人的年夜饭总算是做好了。
    电视里也开始放起了春晚。
    相对于春晚的节目,陈骄更在乎今晚究竟吃什么。
    有清蒸黄花鱼、葱烧海参、蒜蓉粉丝蒸虾、四喜丸子、樱桃肉、彩椒木耳、拔丝地瓜……陈骄认得出来,这都是郑青山与陈妈拿手的菜。
    他知道陈骄爱吃什么,做的也大多数是照着她的口味来。
    陈骄抿着笑意,看向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