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189小说网 > 历史小说 > 蓝月光 >
    到地方先把窗户关紧,俞心桥窝在徐彦洹怀里,既期待又害怕地问:“是怕窗户不牢固吗?”
    无甚情绪地笑一声,徐彦洹说:“是怕你叫得太大声。”
    通过这次,俞心桥确认了谢明安口中的“律师容易早泄”纯属无稽之谈,是妥妥的职业歧视。
    按照徐彦洹目前的状态,未来至少十年内,他都不可能改掉总是哭的坏毛病。
    8月9号,是徐彦洹的生日。
    恰逢暑期,俞心桥的父母正好在国内,筹划很久的双方长辈见面总算成行。
    酒店是姚琼英定的,环境幽静、餐食美味的中餐厅。
    白薇一直记着要还姚琼英玛瑙手串的情,这回见面特地把准备多时的武夷大红袍送上,听俞心桥说,他的父母都爱品茶。白薇的现任丈夫王叔叔也来了,带了两瓶好酒。
    入座时白薇还有些拘谨,后在俞心桥的努力的暖场下总算放松下来,和众人相谈甚欢,面上始终挂着笑。
    开席之后,俞心桥把订好的蛋糕端上桌,给徐彦洹切了最大的一块。
    但毕竟是有长辈的场合,总归没那么放得开。俞心桥嗜甜,塞了自己满嘴奶油,问徐彦洹下午什么安排,要不要跟他一起玩。
    姚琼英板着脸道:“看看你,这么大个人了还跟小孩似的就知道玩玩玩,还不快把嘴擦擦?”
    白薇则觉得俞心桥天真活泼讨人喜欢,抽一张纸巾递过去,笑说:“就算有安排也推到明天,小俞巡演刚回来,彦洹你多陪陪他。”
    徐彦洹自是应下。
    席上话题自此转向两个年轻人,先是互相夸对方教子有方,生出这么优秀的孩子,然后就开始揭自家儿子的短,以达到通过“贬低”自家的方式“捧高”对方的目的。
    姚琼英说:“别看我们家小桥琴弹得不错好像挺聪明,其实笨着呢,从小数学就没考过90分以上,花钱还大手大脚没个谱,我是真羡慕你有小徐这样既聪明又懂事的孩子。”
    白薇忙道:“彦洹也就学习和工作上叫我省心,人情世故方面一窍不通,这些年来一个朋友都没交上,要不是小俞回国,他连对象都找不到。”
    俞心桥听了很高兴,问身旁的人:“照这么说,我是你的真命天子?”
    徐彦洹凑到俞心桥耳边,说了句只有他能听见的悄悄话。
    说完退开,俞心桥捂了捂发热的耳朵,小声嘀咕:“凭什么啊……我也要当老公。”
    后半段气氛更佳,俞含章忍不住端起了老丈人的架子,考验般地和徐彦洹对饮。
    徐彦洹酒量一般,硬撑着才没醉倒在桌上。
    散席时俞心桥架着他上车,甩上车门,徐彦洹脱力般地倒在俞心桥肩膀。俞心桥心疼极了,冲车窗外大声嚷:“老俞,以后不准再喝酒!”
    俞含章哼一声,没搭理,俞心桥便冲姚琼英道:“姚女士,快管管你老公!”
    姚琼英笑说:“放心吧,你爸刚才喝了三年的量,就当预支了。”
    俞含章脸一垮,笑不出来了。
    王叔叔喝了酒不能开车,俞心桥把他俩送了回去。
    顺便把徐彦洹送去休息。白薇和王叔叔的家里有一个房间属于徐彦洹,念大学的时候他会在节假日回来小住。
    不大的房间,只够放下一米二的单人床和一张书桌。把人安置在床上,俞心桥起身在房里转了一圈。
    虽然没什么可看的,徐彦洹的东西几乎都搬到了他们俩的家里。
    书桌上方的壁橱里存着厚厚的一沓证书奖状,俞心桥饶有兴致地挨张翻看,里面除了三好学生,更多的是学习标兵,还有各类竞赛的证书。小学的那部分奖状边角多有破损,显是曾经贴在墙上,后来他们不断搬家,白薇也没舍得把它们丢掉。
    其中也有比较新的,一张i模拟法庭竞赛十佳辩方律师奖的证书,时间是三年前。
    徐彦洹醒来的时候,就看见俞心桥手里拿着一张纸,两眼冒光地看着他,问:“这个可以送给我吗?”